关于丧尸的电影钟南山又被骂上热搜!疫情刚好转,有些人就开始批斗抗疫英雄了

  • 时间:
  • 浏览:24
  • 来源:黄土姑娘 电影_陈小春拍的一部鬼电影叫什么_无尘之地微电影讲的什么意思是什么--一个卖原味内衣的电影
在需要英雄的时候关于丧尸的电影,他出现了。二话不说,83岁高龄再下抗疫战场,指导关于丧尸的电影关于丧尸的电影一线奋战。人们说他是个“狠人”。如今,疫情平稳了,一群人却开始反攻倒算,费尽心机地,想将他从神坛击落,说他“见利忘义,虚有其表”。常刷微博的人最近应该都有所耳闻,钟南山院士最近陷入一场“代言”风波,引发争议不断。在一个采访视频中,钟南山院士在谈到健康时,提及喝牛奶的重要性。“有时候吃得少,但是牛奶还是一直在喝,因为它的营养很全面。”并在视频中提及到伊利和安慕希的品牌名。由此被质疑“广告打扮成新闻模样”违法打广告。且不论这个视频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剪辑拼接痕迹,从现场气氛来看,算不算得是新闻也有待商榷。有网友指出当时的现场其实是在伊利捐助钟南山团队500万的仪式后,会议室里的谈话:很多看了照片的人直接就拿500万说事。这是公开接受捐赠,而且是给团队捐赠的并非个人,关于丧尸的电影做科研难道不需要资金支持吗?况且,仅凭一个十几秒的视频,观者根本无法获知钟南山院士在说这些话时的语境和前后关系。可这些疑点根本没有人在意,一些人甚至有些得意洋洋地语气慨叹:看吧,我就知道他不可能是完美的。这种“人设崩塌”符合了他们内心的设定,让他们产生把“神”拉下神坛的快感。在这条视频底下,引来无数令人心寒的评论。“神像都给他雕好了,现在竟然配不上”“晚节不保,老奸巨猾”还有人因为钟南山院士在连线留学生时,曾说过如出现轻微发烧状况,在当地医疗紧俏情况下,可以先服用一些从中国带来的药物,比如日夜百服宁、布洛芬、连花清瘟胶囊等。质疑钟南山院士带货“莲花清瘟”,甚至有网友批评钟南山院士:“没有科学家应有的科学精神和良知”莲花清瘟早就是众所皆知的药了,已经被很多医生推过,包括张文宏医生也曾提到过这个药。从来没有人说它是“神药”,只是在临床表现上,有一定功效,或对症新冠。况且,它本身就是一种广谱抗病毒药物。在国外医疗资源极其紧俏的情况下,留学生们一旦有病症就容易慌乱,服药建议是中肯的。谁还没有自己在家感冒发烧吃药的时候?听建议总比自己乱吃药好。但钟南山院士“夹带私货”的风评,却从这些事上生根发芽。那些盼着钟南山院士“出事”的人,如愿了。“已经被扒皮了,天天到处带货”“看到他这样我就释然了,哪有什么神?都是自淫”还有更多不堪入耳的话。甚至在一些公众号下面的评论关于丧尸的电影区的一些留言看了真是让人寒心无法想象,一位多次在国家面临重大灾难时挺身而出、为国为民做贡献的院士,现在居然被这么多人指着鼻子骂?疫情才刚刚平稳啊!面对这些质疑,钟南山院士的回应却显得稀疏平淡:“你和我说的事情,我一概不知情,谢谢你告诉我。类似传闻太多了,所以我不会去管它,也根本不在乎。”并且明确否定了代言:“我从来没有给任何企业和产品代言,我怎么会做那些东西?搞那个和我的业务有什么关系呢?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消息。”这次中国抗疫之所以取得瞩目的成绩,如今人们得以在相对安稳中适当放松警惕,都是以钟南山为首的科研和医护人员,拼了命为我们打下的江山。这些肆意批判、抒发恶意的人,到底有没有心?这已经不是钟南山院士第一次被黑了。当一个人站在高处时,自然也容易在受到景仰的同时,为千夫所指。疫情把他推到了时代的浪尖上,让他成为非凡的人。2003年,钟南山作为抗击非典的领军人物,勇于对抗权威,力排争议,顶着被千万人唾弃的风险,坚持非典病原体是病毒这一举措。更代表广医一院呼吸疾病研究所,向省卫生厅慷慨请缨,“请把最危重的‘非典’病人往我们这里送!”那场战役,在钟南山的带领下,沿着既定的方向前进,攻坚破敌。如今,17年过去,钟南山再次因为有蔓延趋势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出现在全国人民眼前,为国为民冲锋陷阵。但他终究不是“神”,他和我们一样肉体凡胎,有着普通人的情绪,过着常人的生活。图源:微博前段时间因为1200元的挂号费,钟南山院士被开骂:“贪财”、“见利忘义”。以钟南山院士的头衔和荣誉,光是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这两项,他也不可能跟普通医生的挂号费一样啊?毕竟,普通医院也分主任医师和普通医师,也有等级相对应的不同挂号费。如果不作区分,那牺牲的就是秩序。况且都2020年了,居然还有人认为行医救人天经地义,医生就应该给人免费看病?这样莫须有的罪名不仅被施加在钟南山院士身上,还累其家人。钟南山院士的儿子钟帏德因为一则受访视频中腰间佩戴爱马仕腰带的画面,连带被骂。视频里的采访内容没几个人记住了,人们的焦点齐刷刷聚在钟帏德身上那条扎眼的腰带上。“钟南山的儿子,居然用爱马仕?”在一些人眼中,为国为民的干事只配做无私贡献住在陋室的“人民公仆”,这种无意间外漏的财富分外惹人眼红。人们争议着是院士家属不能用爱马仕,还是院士家属配不上爱马仕,却忽略了钟帏德自身也是一个国家级医科人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不仅没有“子承父业”进入呼吸病学领域,而是成为了泌尿外科领域专家。还是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教授、主任医师,身兼博士生导师。一位有才干的国之栋梁,自己又担负得起这种物质生活,穿什么用什么何至于让大家如此评头论足?难道作为一名医师就失去了选择自己生活品质的权利?还是我们居然沦落到用穿着来衡量一个人的职业道德和本领了?其实那些想尽办法黑钟南山院士的人,只是想找一个可以动摇他地位的切入点而已。而最快速的可以通过舆论“击败”一个人的方法,就是将他的品行与钱财挂钩。比起一位心怀大义的院士,那些人更愿意相信这是一个带有“瑕疵”的、甚至是低劣的人。类似拉仇恨的手段,其实早已屡见不鲜了。疫情像一面镜子,照出众生万象。凡是被大肆赞扬过的个人,免不了都会经历一场“信任危机”。先有韩红被“问责”,然后是张文宏医生因为不提倡喝粥被指“崇洋媚外”,接着是钟南山院士被批“夹带私货”。还有72岁的李兰娟院士,也曾一度陷入舆论中心。造谣者一张口就是:为了卖儿子公司的药,发国难财,废寝忘食啊面对这样恶意的舆论,李兰娟院士却连回应的时间都没有。那段时间,每天早上8点她就得起床去工作,常常半夜2点才能休息。在李兰娟、钟南山院士的眼里,这样的舆论与争分夺秒真正的“战场”来说,或许根本不值一提。可我们怕的是,疫情还没完全过去,却让英雄们寒了心。疫情爆发的时候,每个人都拿他们的话当作救命稻草,多少人看着那些医护人员倒在前线,默默掉眼泪。我们就这样在黑暗里,一点一点才终于探到了光明。而今还没论及遗忘他们的辛苦,疫情才刚刚平稳一些,就有人出来诋毁他们。人心不应如此,英雄不应被如此对待。我们更不应该沉默:别再黑他们了!科学家也是人,等到真的自食恶果的时候,一切就都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