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电影《南京!南京!》一场艰难的电影长征传媒新生小懒菌

  • 时间:
  • 浏览:30
  • 来源:黄土姑娘 电影_陈小春拍的一部鬼电影叫什么_无尘之地微电影讲的什么意思是什么--一个卖原味内衣的电影

很多人在提到戏剧电影影视剧从业人员的时候,对导演、演员等职位都有了解,但是对于制片人,却好像并不了解这一剧组工种。实际上,在影视剧剧组拍摄中,制片岗位的工作一定程度上直接决定了电影的成败。因此本文将从制片的角度来讲述电影拍摄背后的故事。




《水浒传》制片人 张纪中


那么首先,何为制片呢?制片岗位其实贯穿了一部电影从筹备到拍摄再到收尾的全过程,是剧组管理方面的权利最高者。


套用百度百科上的比喻:


制片人就好比是企业的总裁(统管全局者),要求懂本子、明市场、建剧组、执行拍摄生产、后期制作、发行上映。


更重要的是预算的控制,拍摄时间进度控管等,让电影或电视剧能在合理的时间与预算下完成。在拍片过程中,制片人的一举一动都容易影响到整部影片的品质,是不可缺失的职位。


因此,我们可以看出制片岗位对于一部电影的品质而言是多么重要。但是很多时候,观众甚至是剧组导演都忽视了制片的重要性,因此在电影筹备、拍摄和收尾的过程中平白增添了许多的麻烦。


陆川导演的作品《戏剧电影南京!南京!》收获无数的奖项和好评;但在制片方面,确实不尽人意,甚至可以说是一大反面教材。


下面我们就来讲述一下《南京!南京!》拍摄背后的制片问题。


《南京!南京!》







在拍《可可西里》时,陆川就有了拍摄南京大屠杀题材电影的想法,可是彼时,他刚刚是一个正在拍第二部作品的青年新导演。在他和剧组朋友们讲述了自己的想法后,遭到了朋友的反对:“南京大屠杀是一个太大的题材,很难拍好”,但是,陆川并没有因此放弃这个想法。


在拍摄完《可可西里》后的两年里,他阅读了大量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戏剧电影资料,闭门在家,只埋头打磨自己的剧本。终于在2006年9月19日,他召集了一帮《可可西里》的团队成员,长达2个多小时的会议,预示着《南京!南京!》的筹备开始。



未立项报备、资金困难

当时的陆川作为青年导演,生活状况并不好,就连居住问题也是靠借宿在朋友家解决的,但是他为了向剧组成员表明自己拍摄《南京!南京!》的决心,向朋友借了100万来作为剧组筹备的启动资金,剧组就这样开始逐渐壮大……


然而此时,《南京!南京!》项目仍然尚未立项。与正常剧组拍摄的流程所不同的是,陆川在拍摄《南京!南京!》时,首先建立了剧组,在剧组紧张筹备拍摄,百钱待用的同时,开始找投资,最后才想到去政府备案。正是这不合规范的流程,给《南京!南京!》的后面的一系列拍摄进度带来了无数的困难。


《南京!南京!》涉及南京大屠杀的题材,本就是社会乃至于国际的敏感话题,审查过程理应比其他题材更为严苛,而陆川却选择了“先斩后奏”的不合规定的行为,作为已有两部电影经验的导演来说,这样的行为确实有失水准。


立项-找投资-建组”这样的流程,既是国家规定,也是以前无数剧组的经验得出的最好流程。只有项目具有可拍摄的政策前提和资金前提,进行建组和筹备时才是合法且可行的,不然就会像《南京!南京!》一样,在筹备途中因为题材问题屡次被叫停,甚至因为资金问题而捉襟见肘,这些对于剧组整体的士气和氛围,甚至是拍摄可持续性等都是致命的打击。但是在面临这么多困难的时候,陆川并没有在剧组内表现出来任何苦恼和不满,在剧组时的他永远是冷静且有把握,导演的冷静无疑给了整个剧组一剂强心剂。


在陆川以身体为代价与投资方觥筹交错的情况下,剧组资金问题得到了初步的解决,但是陆川的身体也在同时发出了警告。为了过审,作为执行制片人的陆川也是焦头烂额,他跑遍了各种地方与领导进行交涉,就像剧组成员所说的“如果没有陆川,而是换做任何其他的导演,这部电影一定不能进行下去”。正是陆川的坚持与坚毅换来了《南京!南京!》的拍摄。




《南京!南京!》导演 陆川




剧本泄漏

但是天公不作美,电影正式开机仅10天,网上便流传出了《南京!南京!》的剧本。剧本作为一部电影的灵魂,是决定电影好坏的重要因素,也是电影成功与否的杀手锏,因此可想而知,在剧组刚刚开机之时,剧本便流露网络对于陆川及整个摄制组的打击多大。


在我看来,剧本作为创作人员人手一份的重要文件,《南京!南京!》的剧本流出,既有有心之人的恶意打击,也有剧组前期人员合同和保密协议落实不充分的原因所在。影视剧组具有临时性成员复杂性的先天特点,加之电影在真正被观看前需要保持神秘性的特点,保密对于一个剧组乃至电影本身都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保密协议就能很好地、最大程度上地规避这种风险情况的发生,而显然,在组建剧组团队的时候,《南京!南京!》并没有落实好保密协议的签署,这才让有心之人有机可乘,因此酿成了此番“悲剧”。




《剧组保密协议》


为了最大程度地减少剧本泄漏对于电影的影响,导演陆川选择了在拍摄现场临时想象与改编的方式。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如同其他艺术创作一般,在创作过程中存在着诸多的突变、反复和不确定性


而现场改编剧本的陆川,更是将这种不确定性放到了最大。不只是演员等主创面对未知剧本怀着不确定的心情,陆川本人也时常因为想不出剧本的新点子而整宿整宿地无法入眠。在这种情况下,剧本的致命逻辑漏洞也逐渐暴露出来了:剧中主要演员的逃生无法拥有合理合逻辑的情节,这对于整个故事的走向有着极大的影响,因此为了弥补这个漏洞,陆川拍摄了多种可能性以作备用,却也很大程度上拖缓了剧组的整体进度。



外景搭建缓慢、临时找景

同时,在得知剧本泄漏的第二天,陆川也得到一个消息:长春的外景因资金未到位的原因而难以持续。


尽管在陆川朋友的巨资倾情相助下,外景施工能够继续进行,但是前期的怠工停工使得外景景地仍然无法使用,并且寒冬越发临近——外景搭建将因寒冷而越发困难。本计划在天津拍摄3天便专场的剧组,只好临时在天津找可以用的内景进行拍摄。由于资金问题和漫长的寒冬,原计划11月20日完工的长春外景地,到12月份仍然没有完成,剧组只能停留在天津一边找景拍摄一边等待。


在我看来,有三个方面的制片工作未做好充分准备才导致了这次的危机事件。


  • 执行制片人在与投资方进行合同签署的时候,就应在口头及合同中强调出资时间与数额,因为资方资金未到位而导致的剧组整体进度被拖慢,甚至外景景地无法搭建的情况完全可以通过前期的商谈和合同约定而避免,但是显然《南京!南京!》的制片人并没有将资金工作完全落实到位。
  • 外景景地对于任何一个剧组来说,都是不确定因素,临时搭建的大型外景更是加大了这种不确定性,因而对于制片人来说,多个拍摄计划方案、场景之间的配合方案是应当提前准备好的,并且应该预留充分的转场时间,而绝非临时得知外景不能用的时候,再现场去找合适的内景拍摄。
  • 制片人在挑选和筹备搭建外景景地时,应当首先考虑的就是施工的可行性以及景地的天气与气候变化。众所周知,长春的冬天漫长且难熬,是无法在冬天进行有效率的施工的,因此制片人在安排施工工作时,应尽量避开这个时间段,或者加快前期施工进度。



长春某外景图




资金不透明、内部贪污

长春的外景仍是未能搭建完毕,剧组只好在天津继续拍摄。


但是如流水般的花钱速度,让导演陆川和资方都打响了警报:2800万的资金,3天就被用完,然而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成效。本就是资金紧张的剧组,金钱流水却仿佛一个无底洞,超支情况已经到了最恶劣的地步,剧组又陷入了无以为继的尴尬处境。


在一次有大量群演的拍摄结束后,陆川让所有群演留下,一个个清点数量。结果发现本应到场1000名群演,却只到了800人,也就是说只群演的聘用费用和盒饭费这一部分,就有几万块钱不见踪影。


陆川排查群演


尽管这一排查的行为并不符合影视行业的规矩,但是让陆川清醒地认识到了剧组中的贪污行为,他决定让剧组所有的支出都经过他的同意才能实施。这样一来,陆川在这部影片剧组中就分别担任了导演、执行制片人与财务监督的三重身份。


拍摄过程中的日常沟通非常重要,制片主任应当每天与投资方、总制片人等重要决策者进行日常拍摄情况汇报,其中以拍摄日志、拍摄进度报告以及每日费用报告为最重要。


每日费用报告作为记录每天支出情况的表格,也可以做成预算-支出对比表,即可清晰地看到剧组的支出情况,也可以很明显地看出那部分支出的不合理,从而及时地加以调整。


然而,很显然,《南京!南京!》在每日费用报告的部分并没有很好地完成。如果剧组能做到很好地落实每日费用报告的完成,那么剧组贪污情况就能尽早地被发现并解决,也不至于到最后亏空大笔资金后,才实施对策。


《每日费用报告表》


但是,值得肯定的是,陆川导演在发现了这一情况后,没有犹豫,而是立刻将剧组中的腐败分子连根拔起,并且迅速给出对策,这才恢复了剧组的正常。作为剧组的决策人员,陆川清楚地知道,尽管拍摄进度非常紧张,但是剧组的权威和决策机制对于保证效率和质量是极其重要的。因此他及时换掉腐败的制片主任,在剧组中建立了良好的权威与决策机制。




天气问题

严冬的寒冷让长春外景的施工一度陷入无法进行的境地,零下20度的气温成为了阻碍施工进行的主要原因。经过剧组多次派人抢救长春的外景,景地终于在2008年的3月份大致搭建成功,剧组这才得以转场外景拍摄。但是春天的长春不同于天津春天的温和,长春的春天仍在飘着鹅毛大雪,这与剧本中需要的天气状况截然不同。


陆川及时翻阅史料,发现1937年的南京在被入侵后,也有一场类似的大雪覆盖了整个南京城。因此一次天气的难题,阴差阳错间成为了契合历史的良好元素。然而,在大雪停止了之后,接连不断的雨天来临,冻土也逐渐融化了,整个景地都显得泥泞不堪,给拍摄增加了许多的困难。剧组紧急购买了上千双胶鞋,来抵挡泥泞对于拍摄的影响。


拍摄时泥泞的地面


剧组紧急购置胶鞋




天气问题在堪景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位,尤其是季节交替和景地加工的难度等都是前期筹备时应当着重注意的问题,但是《南京!南京!》剧组显然没有考虑齐全。


  • 由于景地完全是从零搭建,因此选取景地的时候,制片方应考虑是否必须在长春搭建?相同条件的情况下,别的南方城市会不会也有合适的景地?
  • 当剧组确定只能在长春搭建后,剧组也应合理地制定出施工计划,注意避开恶劣天气的影响,从而最大程度上减少因场地而带来的问题。
  • 还是合同问题。剧组应在工地施工之前,就与承包方签订好适当的合同,让承包方严格根据施工计划来进行施工,任何怠工慢工的情况发生,制片方都能得到合理的赔偿,不然就会像《南京!南京!》外景施工一样问题不断。


剧组情绪

《南京!南京!》因为拍摄前期连绵不断的问题,尤其剧组在经历了多次开机停工的反复之后,早已达到了一个极限,在转场长春之时,就有大批人员离开剧组。到了长春,更是整个剧组都处于疲劳期,就连执行导演都多次向陆川导演表明离开的想法。但是陆川却用真诚待人和人格魅力留下了剩下的每一个人。


他白天拍戏,回到酒店后,夜晚也不忘处理剧组的景地问题等各种问题。正是这样高负荷的工作压力下,陆川因为阑尾炎而二次病倒,但是他并没有听从医嘱停止工作,而是第一时间便回到片场。他将他的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了剧组中,让所有人都为他的坚毅和对这部影片的执着而感动。也正是陆川明确的目标和执着的追求,成功地凝聚了剧组的成员们,此后再无离开的声音响起。


除了陆川,其他工作人员也都以情感凝聚着周围的人。


在拍摄一次群演摔进泥水里的戏份时,群演们都表现出了极大的不配合。当时长春仍然寒冷,摔进泥水里不仅脏了头发衣服,而且寒冷的泥水贴在身上更是刺骨的冷。当副导演敏锐地察觉到群演的不情愿,他立刻站出来,连衣服都没有换便直挺挺地摔进泥坑里,摔完一个爬起来还要摔第二个时,被一名群演抱住,“我们愿意演,副导你别摔了”。在群演表演完毕,他们也及时地递上衣服,并送他们去清洗。


《南京!南京!》群演戏份


正是这名副导演的以身示范,让群演们感受到了被尊重的感觉,这才转变了他们的态度。一个剧组作为工作小组,不应只是被任务驱动着前进,情感的推动更能增加剧组的凝聚力和工作效率。


正是陆川和整个剧组的凝聚力,让这个经受颇多磨难的剧组一步步向前阔步前行。就像演员姚笛杀青时所说,这个剧组有着特殊的凝聚力,“我们奔着这城来的,但是最终我们发现,我们走到了比这个城更远的地方”。



进度缓慢

就像之前说到的,《南京!南京!》由于剧本泄漏,陆川选择了现场临时改编的做法;剧组因为立项和资金问题,而多次难以为继,甚至停工;长春外景的迟迟搭建不完;陆川本人身兼多职等,都造成了《南京!南京!》剧组的进度缓慢。


不断延长的拍摄周期,使资方产生了极大的不满,并且主要演员刘烨的档期也已然到期,陆川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选择了大改剧本,让刘烨饰演的角色提前杀青,这不仅影响了刘烨的心情,并且也让投资方大为震惊。


首先,除了前文所提及的原因之外,陆川作为导演,却同时任职编剧、执行制片人与财务监督人四个重要职位,沉重的工作任务,让陆川时常无法专心于剧组的拍摄工作。他经常在剧组拍摄的途中,接到投资人的电话,商谈资金与场地的问题,并且一聊就是几个小时,大大地拖延了剧组的拍摄时间。


陆川与投资人电话商谈


虽然这部影片是陆川的心血之作,亲自上手可能能减去诸多沟通的问题,但是导演作为剧组的主要创作力量,如果过多地被创作以外的事情所打扰,对于整个剧组的拍摄都是严重的影响。因而,在我看来,剧组作为一个工作小组,理应分工明确,每个人只需要做好自己的部分,将自己应该做好的做到极致,才能将小组的优势真正的体现出来。因此揽活过多,有时也并非好事。




其次,投资方对于剧组进度缓慢的不满已经堆积许久,他们多次向剧组表明自己已经对剧组完全失控,完全无从得知剧组的任何事项。就像前文所说的,拍摄过程中的日常沟通极其重要,这不仅能让剧组对于进度有个大概的把握,能够实时调整进度,同时也能让投资方能够对剧组有基本的把控,而不至于一头雾水地只投钱。


这就需要很好地落实“PDCA循环”。进度的监管理应做到计划、项目开始实施、获取最新消息这些基本的监控,还更应做到分析查找偏差、查找原因、采取措施、形成新计划,并一定要通知各方,让各方决策者能做到心中有数,从而能够有足够的预警时间制定新的策略。剧组是多方组建起来的团队,因此做到让各方都足够了解情况,是巩固剧组的重要环节。


PDCA循环


最后,因为演员档期到期而临时大改剧本的决定,在我看来,确实过于随意。刘烨作为本片的原定主角,本应是电影贯穿始终的灵魂人物,但由于刘烨档期临近,陆川就决定删去刘烨的部分情节,让刘烨提前杀青,完全改变了电影的情节甚至是叙事的角度。


这一行为,首先如此大的改动,并未告知投资方,让资方连知情权都没有,从制片的角度来说,是完全不合规矩的。资方在初期之所以投资,有很大部分原因是被电影剧本所吸引,可当剧本随着拍摄而变得面目全非,资方也就失去了最初投资的一个重要理由。因此说服投资方,获得投资方的许可,对于大规模改编剧本来说,是非常有必要的。


而且,演员档期问题本是制片人应该关注的问题,在前期拍摄时,就应时刻提醒导演等相关决策人员,让他们有机会根据演员的档期调整拍摄进度。而《南京!南京!》的临时意识到档期临近,再临时改剧本,就过于随意。


刘烨提前杀青







《南京!南京!》从构思到清算结束,经历了4年的时间。用导演陆川的话来说,四年已经足够从大学到毕业,在如今的电影市场中,能持续四年的影片,早已是凤毛麟角,而陆川为了一份梦想,坚持了四年的光阴,可以说,对于《南京!南京!》来说,比金钱投入更多的,是宝贵的时间。


在这四年中,这部影片经历了无数的坎坷,从前路未知到圆满完结,这条路是陆川和他的团队一步步走出来的,虽然有着无数的不足,但是对于后人来说确是宝贵的经验教训,相信对于陆川本人来说,也是一次难忘的长征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