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的“反英雄”形象塑造光明网

《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的“反英雄”形象塑造光明网

图片说明:《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的“反英雄”形象塑造光明网,。

作者:张义文


四年前,大卫·阿耶执导的《自杀小队》(2016)上映,影片口碑一般,但让观众记住了玛歌特·罗比饰演的角色“小丑女”哈莉·奎茵。最近,罗比再次携新片《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下简称《猛禽小队》)归来,让不少影迷充满期待。该片由华裔女导演阎羽茜执导,讲述的是哈莉失恋后卷入一场追杀案,为保护小女孩卡斯联手各路人马对抗黑帮集团的故事。与前作类似,该片整体延续了“漫改片”的游戏化风格,让观众切身体验电影的娱乐性,一同延续的还有“反英雄”人物形象的塑造。


“反英雄”是与“英雄”相对的概念,指叙事艺术作品中具有不被社会主流认可的反派缺点但同时具有英雄气质或做出英雄行为的角色,常见于美国漫画、电影、戏剧或小说中。英国人文主义者卡莱尔曾经说,“英雄崇拜永远存在,到处存在,它从神圣的顶礼膜拜延及到最低的实际生活领域。”“反英雄”形象的出现与流行,表现为大众文化心理的映射,其形象的塑造也迥异于过去神圣、崇高的传统英雄,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消费主义文化下年轻观众的审美取向:平民化身份、自我异化的生存困境、二律背反的人物性格。


平民化身份


传统英雄通常具有崇高的品德思想、鲜明的政治立场、超乎常人的能力本领、坚定不移的意志追求、拯救世人的责任情结、完美无瑕的外表形象。相比而言,反英雄则缺乏这些品格,他们通常是具有平民化身份的小人物,在性格、能力等方面存在缺陷,有时甚至是危害社会的反面人物。当平民化身份成为艺术中的主角,“英雄”光环往往退场,一同退场的还有宏大、崇高、神圣的集体理想,“高大全”的形象被平民化形象代替,拉近了角色与观众的距离,使得“反英雄”人物反而拥有了亲切感。


影片中,英雄行为集中在拯救小女孩卡斯这一叙事主线上,拯救者“小丑女”哈莉、“女猎手”海伦、“黑金丝雀”兰斯、女警官蕾妮,甚至包括被拯救者卡斯本身,都是具有缺陷的“反英雄”形象,哈莉出场便深陷失恋不能自拔,为此把怒火引向外界,引发工厂爆炸;海伦有着被“灭门”的童年阴影,因此走向冷酷复仇的道路;兰斯是夜店的女歌手,曾经与人大打出手;蕾妮纵然是警官,但也表现其仕途不顺而酗酒的一面;而被拯救者卡斯,则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盗窃者。每个人物身上都存在缺陷,但面对来自更邪恶的势力的威胁时,他们无一不站在“拯救生命”这一边,身份各异的人物在此拥有了统一的身份,即在“拯救”行为上都是英雄。


自我异化的生存困境


从文化角度看,反英雄人物产生自社会矛盾和文化危机,往往是平民的代表。“反英雄”具有强烈的自我意识和追求自由的反叛性格,为了实现自我会与周围的社会环境发生冲突,使自身处于自我异化的生存困境中,“反英雄”有意识地将自身与普通民众的生存空间隔绝,处于社会边缘,这种自我异化的生存困境成为反英雄人物标示性的生存空间。创作者也以此为故事背景,在此基础上进行世界观架构并对反英雄人物进行塑造刻画。


影片中,哈莉的形象塑造要追溯到最初漫画作品的背景设定中,她最初是一名精神病院的护士,在为反派角色“小丑”治疗过程中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从此走入歧途。这一点,在《猛禽小队》的开篇就呈现为哈莉的失恋,进而将失恋后的具有报复性的自我意识转嫁到外界中,呈现为抢劫路边货车并撞入工厂中引发爆炸,进而导致连锁反应式的麻烦,将其逼入生存困境的死胡同。除此之外,其他人物身上也带有这种困境,比如海伦亲眼目睹失去全家的童年阴影,这也是导致她走向复仇之路的决定性因素;兰斯一方面想有自己的生活,另一方面则受困于生活的无奈与黑恶势力的威胁;女警官蕾妮有自己的职业理想和办案手段,却屡屡受限于领导的规制;而卡斯之所以走上盗窃之路,正是因为充满矛盾的家庭关系,让她无法生存。每一个人物都处于自我异化的困境中,困境成为他们走向“反英雄”的背景和动因。


二律背反的人物性格


“反英雄”常常陷入悖谬中,这与其自身品格相关。一方面,他们具有英雄气质;另一方面,他们又充满阴暗、懦弱等负面价值,这种二律背反的人物性格成为反英雄人物的主要性格特征。人物的矛盾性、含混性在美学上同后现代主义拼贴、解构的创作相一致,也导致“反英雄”成为后现代语境中的独特形象。


二律背反的人物性格在影片中同样体现在每个人物形象上,哈莉一方面要拯救卡斯,表现出英勇无畏的一面;另一方面却也是怕卡斯落入邪恶势力手中后,下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体现出懦弱的一面。勇敢与懦弱本是一对相反的品格,但在这种特定环境中被糅合到一个人身上,且并未出现矛盾之处,这得益于观众对“反英雄”更加包容的态度,也符合后现代主义的美学观。同样的,海伦本是充满仇恨的复仇者,面对卡斯却变身拯救者;兰斯起初为邪恶势力效力,内心却始终饱含正义,最终背叛;蕾妮则内心充满正义,却在面对窘境时只能独自酗酒,展现其软弱的一面。人物性格二律背反的矛盾性,事实上也展现为人物的真实性,有弱点的英雄才是真实的英雄,“反英雄”恰恰暗合此道。


无论是平民化的身份,还是自我异化的生存困境、二律背反的人物性格,都旨在围绕“反英雄”的人物形象展开刻画和塑造,进而承担起整部影片的叙事功能。但影片弊病也在于此,人物塑造得亲切可感,但整体的叙事架构却沦为一场游戏化表演,尤其是一众女性角色碾压式地击溃一众男性反派时,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好莱坞在性别政治上的一贯做派,让故事为政治正确让路。(张义文)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日本Av手机电影_高清无码av_国语免费操屁网--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的“反英雄”形象塑造光明网

文章地址:http://www.reinarojas.com/article/32.html
有关热门【《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的“反英雄”形象塑造光明网】的标签